【文字的江湖】出塞兩關四郡之春風不度玉門關

來源:金葉文苑(煙草內網) 發布時間:2019-11-08 15:31

【文字的江湖】出塞兩關四郡之春風不度玉門關

/ 夏雨

 

當午后灼熱的風帶著干燥的氣息拂過當谷烽燧的時候,地面騰起灼人的熱浪,黃沙翻滾著飄蕩,在腳下繚繞,然后遠去,那段漢長城布滿滄桑的溝壑,隨風發出細微的嗚咽,兩千年前的吶喊,兩千年前的烽火,兩千年前鐵騎突出的刀槍交鳴,仿佛在此刻復活。

 

明月出天山,蒼茫云海間。長風幾萬里,吹度玉門關。李謫仙豪情萬丈,從碎葉城仗劍東行,他說浩蕩的長風吹拂幾萬里,那是西風,那是烈風,是旌旗翻滾的戰馬嘶鳴。

 

秦時明月漢時關。玉門關修建于漢武大帝元鼎六年前,我們說的公元前 111 年,那段漢長城建于元封四年,就是我們的公元前 107 年,王莽末年西域斷絕,自此關隘廢棄。所以李謫仙看見的玉關,也是浪漫的豪情。

 

當年班超出使西域,年老的時候特想回鄉,上書說“臣不愿到酒泉郡,但愿生入玉門關”。大唐帝國的戴叔倫豪情耀千古:漢家旌旗滿陰山,不遣胡兒匹馬還。但愿此生長報國,何須生入玉門關!

 

手撫漢家關城,看疏勒河的駱駝刺遍布河岸,牧民告訴我遠方有野馬在奔騰,見他守著自己的駱駝群,黝黑的面容布滿滄桑,笑容卻動人,咋著干裂的嘴唇和我說話,遞給他隨身帶的礦泉水,他說現在不喝,然后捏著瓶子說你是哪里人啊?你們那熱不熱?水多不多?我說熱啊,我來的地方叫火爐,也是熱得很,不過我那里不缺水,有長江,對了,長江發源地和你們這邊的黃河發源地是一個地方,也許我們喝的是同一個水源的水。牧人咧嘴笑,我也笑,然后離開戈壁往回走。

 

滿目山河空念遠。想起那年,和某人單車去青海湖,回轉的時候看見路牌指向祁連山,當時就念著青海長云暗雪山,孤城遙望玉門關,然后車頭還是往回,都是歷史了。王之渙寫《涼州詞》,我改一下:黃河。遠上白云,間一片孤城,萬仞山。     羌笛。何須怨?楊柳春風,不度玉門關。

 

照例有詩,或者詞。

 

一剪梅·己亥年八月過玉門關

 

曾經單騎叩關城。袍帶輕分,旌旗輕分。大漠黃沙山萬仞。馬蹄聲聲,戰鼓聲聲。

 

烈日驕陽有忠魂。刀槍嘶鳴,壯志嘶鳴。我向烽燧傾酒樽。樓蘭黃昏,玉門黃昏。

 

單騎,念紀,不念其。

 

寫于公元 2019 年歲次己亥八月初四午后過玉門關,全文手打,錯字難免,將就看。

混合关竞彩计算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