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文字的江湖】出塞兩關四郡之西出陽關無故人

來源:金葉文苑(煙草內網) 發布時間:2019-11-11 10:29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夕陽把影子拉的老長老長,大地變得通紅,剛剛還灼熱的沙礫,慢慢開始變涼。

 

忍聽陽關第四聲。陽關,在記憶里從來沒有刀兵交鳴,有的只是斷腸別離。辛棄疾唱陽關最多,有四首詞唱到陽關。東坡居士兩首詞唱到陽關,大唐以降,白居易、李商隱、馮延巳、李清照、黃庭堅、柳永、晏幾道、陸游,無不唱陽關。陸游寫瓜洲渡用的是樓船夜雪,寫大散關用的是鐵馬秋風,他寫陽關是“熟聽陽關不慘顏”,意思是聽多了就不覺愁苦,不過我覺得陸游寫京口瓜洲渡時應該知道,陽關所在地正是塞外的瓜州,沒有渡口。他們的詞里都沒有刀兵之意,他們,都沒有到過陽關,陽關很遠。

 

陽關在哪里?玉關已是西陲外,陽關更在玉關西。陽關在我們心里。從知道離情別意開始,估計每個中國人心里都有一座陽關。

 

從玉關驅車直奔陽關,正逢落日,同去的小伙伴只有一人陪我。墩墩山的烽燧前,我說合個影吧,真的只是合影,留個影子,不忍把自己放在兩千年前的故地。

 

是的,心中那座陽關,仿佛是故地。那年我衣白白白,你葦青青青,蹄聲噠噠,馳馬佩劍,闖入失落千年的大唐,聽你談笑風生,和你很江湖的對話,你說去那陽關古道荒郊的酒家,大碗尋醉,然后仰看孤鴻野雕,殘陽如血,聆聽遠遠連綿的青山,傳來世外的廝殺。

 

這樣好不好?那個夢境里面,有雷電霆響,大雨落心,有輕輕暖流,話語綿綿,是夕陽映紅了你的羞澀,還是羞澀映紅了夕陽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最美不過夕陽紅。漢武大帝于元封四年建關,歷經漢唐,多少王朝都把這里作為重要關隘派兵把守,多少將士在這里戍守征戰,多少商賈僧侶使臣游客在這里驗證出關,大唐玄奘取經回國,就是在這里入陽關而歸長安。古關在唐以后逐漸被水毀沙埋,成為廢圮。雄關漫道真如鐵,而今邁步從頭越,今天的陽關在我眼里溫馨又從容。

 

大唐玄宗開元二十五年,就是我們說的公元 737 年,那年王維奉旨出塞,還沒到陽關就寫下了“大漠孤煙直,長河落日圓”的千古名句,事實上那次他也沒到過陽關,去的是涼州。

 

又過了十來年,大約是玄宗天寶十年前后,我們說的公元 751 年左右,王維在咸陽送元家老二去西域外派,寫了著名的《送元二使安西》:渭城朝雨浥輕塵,客舍青青柳色新,勸君更盡一杯酒,西出陽關無故人。

 

我若自墩墩山烽燧西行,身邊當真是沒有一個故人的。

 

照例有詩,或者詞。

 

七言·己亥年八月初四過陽關


數罷更鼓數征砧, 減卻云腰減楚袖。 邊關何處起羌笛, 此時斷腸君知否?

 

詩是舊作 ,合此意,貼切。

 

寫于公元 2019 年歲次己亥年八月初四晚塞外。原創版權,謝絕轉載,全文手打,錯字難免,將就看。

混合关竞彩计算器